惡魔mud之死

 

  

  說起來,都是我的錯。

  有一個叫阿刀的失學青年,現在就在本工作室堳搧菕A嚴格說起來他並不是會員,可是他郤和會員交往過密,享受會員的待遇。

  阿刀:「什麼!我不是會員,學長你不是推薦我入會了嗎?」

  我:「我那時是推薦你入會了沒錯,但你上面有多少學長姊,到現在還不算是會員啊!如果讓他她們知道你靠關係進來的,保證他她們會把我這個關係殺掉!所以在他她們面前,我還是得說你還不是,以保住我的小命……

  是的,會員是需要會員大會通過才能加入的,可是阿刀郤靠著走後門的關係進來,於是不知不覺間,阿刀住進來了,不知不覺間,阿刀的電腦也搬進來了,結果阿刀就變成這堛漱@部份,牢不可分。

  有時我在想:阿刀是為了省電腦的電費才住進來,還是為了專線才住進來……我不太知情,不過,我是為了專線。

  享受天天上網的樂趣時,我偶爾在網上看到了線上遊戲這四個字,這不禁讓我聯想起早些年聽過有一個網路RPG,什麼好多人玩一個遊戲,什麼一上網就扮演別人,什麼如同現實一樣的求生存,什麼隨時屍骨無存……這在不敢多用網路的我來說,根本是無法踏進一步的聖殿,如今有專線,難道不去試試嗎?

  於是我透過蕃薯藤,找到了一個叫萬王之王的網站,並在上面觀看說明……沒想到,我就這樣下不來了!

  簡介、指令、職業、規則、國王、歷史……如同走馬燈一樣匆匆看過,沒有什麼特別的嗎!什麼!歷史!我急忙回到歷史看一看,居然看到傳記和戰史,這些好像是故事耶?於我就詳細看一看,沒想到傳記寫得普通,戰史郤讓我印象深刻。

  因為這是個由人編織成的故事啊!不像傳記是一個人編的,戰記寫的是在遊戲中作戰時的實況,而遊戲不是一個人玩的,你永遠無法預估別人會發生什麼事,於是生動的是一定會有一個毫不聽忠告往前衝的,一定有一個苦苦死守碼頭的,一定有一個是帶領大軍迷路的……

  身為一個作家,我擁有預測故事的下一個發展的自信,可是當這故事不是一個人編出來的,而是很多人共同演出來的,你根本就無法預測,誰會意外出鎚?於是我被戰記深深吸引。

  終於我就上了萬王之王看看,一開始果然走那堻ㄕ滿A一開始果然要哀求別人才有衣服,才能勉強活下去,可是我只是試試看,又不是要長期玩下去,死幾次都無所謂啦!

  可是試玩郤玩了好久,漸漸的我把試玩的玩到十級了,本來說不會玩很久,我郤連地圖都畫出來了……

  然後,我這種熱情就感動(感染)了身旁的人,於是二八零和阿刀紛紛投入了!

  當我把指令表國家名單都印出來時,誰都知道我瘋了,我已經完全著迷了……這時我靠著好心人換上了十級防具,在一個國家晃呀晃時,終於決定加入,於是大觀園的牧師華焰FIRET就成為遊戲的一份子了。

  這時,二八零的魔法師和阿刀的戰士也紛紛加入這個遊戲,正當我和二八零為了加入那個國家煩惱不停時,阿刀居然有人主動來問他要不要加入國家,於是阿刀變成惟一沒有尋找國家之苦,馬上變成享受國民特權的人,法蘭克的又多了一個新戰士喜兒

  原來阿刀在網上演的是女人啊?接著是全國男生為她瘋狂,然後由一個人獨佔花魁,迎娶了他(她?),而這時二八零終於找到了國家,在我的推薦下,月世界的紫陽誕生了。

  本來我們是二台電腦同時上,三個人分時段上線,可是俊廷把防火牆架起來後,只分給了我們一個IP,我突然想到,遊戲中有一項天規是:當一個人當時用二個角色上線時,被查到就天譴。IP相同又不是工作站,很難說明我們是不同人耶?這時同時上線變成了考驗。

  終於在一場颱風夜堙A大家都閒著沒事做,就同時上線,於是大觀園的華焰FIRET法蘭克的女戰士喜兒同時遭到天譴,另一個大觀園的女遊俠蓓兒丹娣法蘭克的男魔法師同時守寡了。

  不甘心的我,只好訂出時間表來分配,重新登入一個大觀園的騎士LINGTG,而在這時,二八零的月世界紫陽也停玩了,雖然日後想重上,郤密碼不符。

  阿刀也重上,郤又是女角色?莫非他想永遠在網路上扮演女人?

  沒想到阿刀變本加厲,不但登了一個,又想辦法登上好幾個,加入好幾個國家,神奇的是,都是女的,女戰士,女牧師,女魔法師……

  我當然也不甘示弱,又幫網路上的老婆練了一隻大觀園女狂戰士PLAYU,結果因為練死掉,有些東西補不回來,就拿去送人了。

  因為不能同時上線,我和阿刀每天就是在搶上線,可是阿刀一點都不讓,嚷著他不上去會有一堆男生為他(她?)哭泣找老婆,有時甚至還強制同時上線,逼我下去。

  阿刀可是有二、三隻女的,等級都不高,就算少一個死不足惜……可是我手上都剩高等級的,絕對無法同歸於盡,於是我只好趕快下線,讓他和她老公聊天(我在這句用了二個性別的他和她,可是我真的搞不清楚,究竟是他還是她?)。

  我實在無法理解他(她?)的動機,如果是為了男人和男人的友情,那就該公開他(她?)本身是男生的內情,和她老公好好建交……如果是為了泡妹妹,也不該每天上網路就是為了和男人聊天啊?

  我在網路上的老婆,我在結婚前就知道他是男生了,雖然他從來沒有公開,但網路上有那麼多人,只要他隨口一句,就會透過別人傳給我;可是他在網路上是滿認真扮演女的,也曾很認真扮演男的,我就在他扮演女人時當他是女的。

  所以我會想辦法搞外遇,因為我老婆是男的呀!結果千辛萬苦沒有結果,下一個老婆又是男生扮女生,而且又是早就知道他是男的,那是他惟一的女性角色。

  不過我也抱著一點希望,因為我聽說我網路上的老婆有個姊姊,好像姊弟會共玩的樣子,於是我網路上的老婆有時真的就像一個女人,有時頑皮得令人受不了,這都可以解釋了。

  可是阿刀就來沒有什麼外遇,他(她?)很認真的和那個老公經營感情,一邊在現實不停的勸人玩這遊戲,一邊又在遊戲中全面封鎖自己是男生的真相。

  阿刀:「我實在很擔心,有一天他發現我是男生,會受不了這個打擊!」  

  她老公不停的寫情書,要約他出來,可是,這是他永遠都不敢答應的。

  終於,我們對遊戲的忠誠,又感動(感染)了一個路人甲,一個只是偶爾路過,只是說要玩玩看的路人,郤趁寒假把所有角色練到很高,然後天天來佔領工作室的電腦,於是達拉斯王國多了一個騎士和賢者。

  那陣子,我就不玩了,因為白天有路人,晚上有女人,這二個人就不停的日夜加工,在遊戲中玩個痛快,搶著上線就變成他們二個人的事了。

  因為白天要上班,每天深夜堙A阿刀一個人獨自默默的守著電腦,扮演著她……

  沒想到的是,惡魔也會死,有天我來到工作室,看不見路人,阿刀郤不和我搶上線了?

  我:「怎麼了?你不來放放機器人嗎?」

  因為,他一向是目無法紀,遊戲禁止一個人同時用二個角色,他就偏要趁管理者不在偷用;遊戲禁止放機器人自動走動和練功,他就偏要放。

  阿刀:「我已經禁玩了,我全部角色都自殺了。」

  我:「為什麼?」

  阿刀:「所以我說路人實在是一個災星,那天我在網上碰到他,接著我就發現被人發現我是男生的事實真相,為了無法面對我老公,我只好全部自殺,禁玩了。」

  我:「你可以重登新角色啊!」

  阿刀:「不了,我真的禁玩了……不過4月我會再復活的。

  為什麼禁玩了還要復活?這點我們不太明白,不過最少我確定,以後不會再有人和我搶上線了,不過我每次上線,就看到一個大頭湊過來:「借我查一下,借我查一下!」  

  然後,他就不停的查詢她老公有沒有在線上,是不是從此不相信世界了,每次,她(他?)總是失望的離去,因為始終查不到有這個人。

  看他用情那麼深,實在無法苛責他欺騙人家感情,希望大家能把那個她老公找出來,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,免了二地相思。

  以上,這就是這個月發生最重要的大事……

  我在白爛?你到現在才發現?

 

回劍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