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燈燒夜空

 

  

  你可曾見過漆黑的夜空被燈火點燃,然後一個巨大的火球成為小小光點消失在黑暗中?我就見過,我還見過那個火球掉下來,然後是一陣警報聲……

  沒錯,天燈會過年我們已經辦過一次了,但那不過是小意思,因為在幾天前,上百張格拉辛紙(什麼紙?我那知啊?大家都叫它天燈紙)被搬進來,然後是二大綑鐵絲,接著是天燈會的前夕,就看見二八零一個人在電視前,邊看電視邊完成了近五十個竹環……

  第二天,我本來想回家了,但又因為嗜睡(整晚沒睡啦!),於是就睡了一下午,等到有二個無恥之徒衝進臥房來,搶走我的綿被,告訴我:「種子教練不能睡!」,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來。

  等等,種子教練是什麼意思?

  就因為我做過天燈,所以我要負責教大家做天燈?別傻了,我早忘到頭城去了;但任何解釋都是沒有用的,一群同學(無恥之徒的同學,勉強只能算是我的同校同學),已經瞪著我,看我怎麼做出一個天燈來給他們參考。

  那無恥之徒去那堣F呢?因為四周除了盯著我看的這幾個人之外,幾乎全是他親戚,攜家帶眷的全體報到,大人小孩算算有五十來個,這些我當然不能替他招呼,都是他家人自己自動自發。

  這樣比起來,我只分配到教幾個人,還算幸運的……

  於是我首先將四張紙全部黏在一起,然後撕開來,剪了很多小紙片把破洞補起來,終於完成了我的天燈……然後就有人問說:「這顆籃球要怎麼樣放到天上去?」

  你管我怎麼放上去!不過這天燈真的像籃球嗎?我又看了一看,才確定它比籃球大一點。

  然後就一堆人喊吃飯,於是只好把籃……啊,不是,我的天燈放在一旁,任人踐踏和恥笑,終於到了放天燈的時候了。

  這時有一個同學(我再聲明一次,是無恥之徒的同學,只能算是我同校同學),剛好要走了,於是我趕快說:「你可以在天燈上寫願望哦!」

  她想了一想,終於勉為其難的拿起筆,在籃……天燈上寫下「天天有FYP」,然後就頭也不回的拉著男朋友跑了。

  什麼是FYP?我也想了很久,我想大概是Fly Yellow Pig吧?反正一定是三個英文單字所組成的(你好像打算裝死,讓大家以為你沒做過保險?)。

  後來在我同學(我再聲明一次,是無恥之徒的同學,但因為他也是童軍的伴伴,所以除了是我同校同學外,還是我們會員的阿衛)的妙筆潤飾下,終於讓天燈看起來像天燈(咦?之前有誰說過它不像天燈的?)。

  於等到放天燈了,於是所有人衝到樓下去,接著燃放天燈,然後天燈就燃燒掉了……

  什麼?沒飛起來,無恥之徒很不甘心的隨手抓了個籃……是我那個天燈,就把它點燃了,於是籃……天燈就飛出去了,一直起起落落了幾分鐘,才突然拔起來,衝向青空!

  那時還沒全部天黑啦,天空是深藍色的,就看見一個籃……天燈獨自飛向蒼穹,第一個飛上去的就是我做的耶!而上面寫著「天天有FYP」……

  然後我就對放天燈沒興趣了,隨便做一個很難看……有點難看的籃……天燈就飛上去,再做也不會更好,我們人生還有什麼追求的目標?

  這時俊佳終於來了,而宗親會也玩得差不多了,開始輪到我們玩了,於是無恥之徒就一口氣做了好幾個天燈,第二波又下去放了幾個天燈。

  俊佳:「蔡小弟,你怎麼不玩?」

  蔡小弟:「我在等我朋友,不知道來不來?我不是這個年齡層的。」

  俊佳:「等一下我學妹也要來說,你們年齡比較近。」

 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:「你學妹也比人家大好不好!」

  俊佳:「怎麼可能比他大?」

  我:「你不是指她們嗎?一定比他大的啊!」

  俊佳:「誰說她們,不是還有學妹要來嗎?」

  我:「什麼學妹?」

  俊佳:「阿刀不是說還有一些他學妹要來,那怎麼會是?」

  我:「他學妹?有嗎?」

  俊佳:「有啦!」

  我:「……(從來沒聽說過)」

  俊佳:「阿刀學妹就不會比蔡小弟大了吧?」

  我:「嗯(會來嗎?)」

  後來事實證明,阿刀回來直到第二天凌晨,還是沒有那種學妹出現,俊佳白爛了……

  就在這時,無恥之徒大叫:「超大天燈完成了!」

  然後是一個八張格拉辛紙(什麼紙?我那知啊,天燈紙就是了)做的天燈被拉到樓下去,開始第三波施放。

  等到十點鐘,大人小孩都玩得差不多,開始回家了,沒想到這時又湧進一群年輕人!

  天啊,蔡小弟的朋友來了,還有建新

  於是蔡小弟的朋友開始做天燈,建新開始連絡同學。

  學多久,學妹們就來了,但工作室已經被佔領,於是只好把學妹丟到餐廳去,任由她們看電視和聊天(有沒有人在吃東西啊?)

  接著,蔡小弟他們又做了好多天燈,和一個同樣是用八張格拉辛紙(什麼紙?我那知啊,天燈紙就是了)做的大天燈,然後又下去放天燈了。

  我急忙把學妹們叫過來,此時無恥之徒已經躺平,過百人次的折磨總算擺平了他。

  此時是晚上十二點,我急忙上kk,警告所有在士林的居民儘速逃離,因為我已經見識了四波放天燈,天燈不是放不上去,就是上去後,在遙遠的一方墮落,然後是一片火光……

  接著,我就看見學妹們抬著一個兔子天燈下去了……兔子天燈!有沒有搞錯啊,真的做出來了。

  就看她們在天燈上寫滿了心願(今天所有天燈上的心願加起來,可能還沒有這時任何一個天燈多……這樣形容你就可以知道這些天燈上的心願有多多!),我一邊說:「天燈飛得越高,心願越容易實現。」,一邊只想在一個小角落寫上一個心願,那就是飛不起來……

  在第五波天燈施放完畢(奇怪,我怎麼算都只有四波啊?為什麼無恥之徒說之前有四波?),天燈大會也正式落幕,雖然這次活動來的人次將近百人,放了也有六十個左右的天燈,還有二個大天燈和一個兔子天燈,但格拉辛紙(什麼紙?我那知啊,天燈紙就是了)郤還有四十份,也就是說:

  天燈的惡夢還沒有結束啦!

 

回劍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