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級戰士的創始

 

 

  這已經是個傳說了,時間是百神創世五百年間。

  超神站在一個連自己都不知名的星球上,觀察著字宙。

  正邪的大戰才剛剛結束,代表萬惡之首的青龍不久前才被超神剷除,可是字宙間的邪惡力量還是稀稀落落的存在,為了換取字宙間短暫的和平,超神不得不周遊群星,收拾較大的惡勢力。

  超神並無法得知,那幾個著名的魔頭們究竟藏身何處,不過超神同時是火神,掌管著星球的能量,所以只要觀察那堛滲銃q過大,可能魔頭正在那肆虐著。

  終於找到異常的能量,火神往飛能星飛過去。

  火神並不知道,字宙間這麼多星球的名字。可是在陌生的地方旅行,總要記住幾個固定星球。尤其飛能星曾是很繁榮的大星,雖也曾經淪陷,但已經被其他超神救過,現在居民早就移居,應該不會有什麼生物。

  現在感受到的能量很大,使火神感覺自己找到了。

  著陸在飛能星上,情況郤不樂觀。因為飛能星早已經成為死星,又有什麼邪惡會來佔領這堙S

  就在這時,火神遇到了也是剛到的卡德。

  這時的卡德,比火神年紀大多了,雖然那股傲氣還是存在,但也感受到火神強大的力量,不得不客氣點:「你是誰,看起來好像不是天干十魔﹖」

  天干十魔﹖火神一陣心喜,因為找到了。天干十魔正是情報中比青龍稍小的一股邪惡勢力,如果在這堙A那來飛能星可來對了:「我要對付天干十魔,請問他們在這媔隉S」

  「你是誰﹖」卡德那股倔強是不會改的,覺得火神沒有回答問題,實在不能安心。

  「我嗎﹖是以火為名的戰士。」火神是自己的封號,不想宣揚,因為他怕自己打敗青龍的名聲已經遍傳字宙,又擔心被人過份祟拜,所以寧願不暴露身份:「你呢﹖您又是誰﹖」

  「我就是飛能星的飛人卡德。因為聽說天干十魔在我的母星上避風頭,我想他們不能這樣亂來,所以就帶了我訓練的29個戰士,來這婸馬咱L們。」卡德雖然在外星已經有所成就,有了29個伙伴,但對於荒癈的母星還是很注意。

  「飛人﹖飛人不是滅種了﹖」火神聽過的消息是這樣,所以忍不住脫口而出。

  「那不過是幾乎滅種,我就還活著,我想飛人也一定還有幾個存活著。」卡德有點不高興。

  「就像你的四個孩子﹖」火神看見了卡德的29個戰士,其中有四個年輕的飛人,看起來是卡德的兒女。

  「喂!雖然你的力量好像比我大,但我的年紀還是比你長,我的長子、長女看起來年紀都比你大,你不能叫他們孩子。要稱呼我們『戰士』。」卡德平日囂張慣了,講起話來非常不客氣。不過很注重伙伴的傲氣,所以連一點眨低的話也會介意。

  「對不起,你們都戴著面具,我以為他們很年輕。」火神曾經是地球的人類,所以學會了一點嘴皮子,懂得敷衍、岔開話題:「還有一個小孩子呢。」

  「他是個小孩子,因為沒有什麼戰力,只是帶他見識見識的。」卡德身旁一個少女飛人急著說。好像怕火神誤會這個小孩是砲灰,自己並沒有那麼殘忍,帶小孩子來送死。

  「卡4,誰叫你多話,炎雖是小孩子,但也算是我們30人中的一人,只是不參加戰鬥,什麼叫沒有戰力﹖」卡德同樣的很注重這個叫『炎』的小孩子自尊,所以很重視措詞。

  「卡4﹖難道你四個兒女都叫1、2、3、4﹖」火神覺得很爆笑,因為這個飛人少女是四人中最小的,一看也知道是卡德的四子,而火神輕易的猜出說不定四人是按照數字取名的。

  「對呀。一個女孩子叫人家卡4,也不管好不好聽。」卡4抱怨起來,因為年紀很小,所以好像在撒驕。

  火神看那個小孩子聽到自己不能參加戰鬥好像有點不高興,就走過去:「炎﹖你叫炎,我叫火,我們的名字都是火,我收你為徒好不好。」

  「什麼﹖他可是我的弟子,你有什麼本事收他為徒﹖」那小孩子不敢計較,卡德郤叫起來。

  「就憑這個。」火神左手運起一個火球,火球如同流星瞬間飛過卡德,把卡德身後的一顆大石頭炸得粉碎。

  「你想威脅我們嗎﹖」年少氣盛的卡1已經怒氣沖沖的衝上來,郤遭到卡德阻止:「你沒看到石頭後有敵人嗎﹖……是癸魔,想不到你一出手就把癸魔炸碎。你能出手是很好,但我希望我們能親自對付九魔。」

  「對付十魔是我的事。我不會甘涉你們,但也希望你們不要甘涉我,我們各憑本事,看誰先找到九魔,誰就有資格對付九魔。」火神感受到這群人的能量遠不如十魔,不禁想減少傷亡,自己對付十魔。又不能明說,只有先故意和他們分開,單獨去找九魔。

  「明天再說如何﹖今天先休息一下,明天再定輸贏。」卡德也有點中計了,睹氣要比誰先找到九魔。

  「我在那休息。」火神走遠一點。花了一些力氣飛到飛能星,也有點累了,反正能拖住他們不要去找九魔就好,明天再搶先做掉九魔,就可以保住這30個人的命了。

  「卡4,你幹什麼。」卡德正在安頓自己人的休息處,郤看見女兒卡4帶著炎往火神的地方走過去。

  「他說要收炎為徒,我把炎帶過去呀。」卡4天真的回答。

  「我又沒有答應。」卡德有點生氣,不過對象是寵愛的小女兒,也不會太生氣。

  「炎同意了呀。」卡4還是把炎帶過去。

  「我也同意。」火神就走過來牽炎,可是沒想到卡4也跟著過來了。

  「你是誰呀﹖為什麼會用那麼強大的力量﹖」卡4把面具拿下來,一臉天真可愛,主動和火神聊起來了。

  「用火本來就是我的專長……」火神每回答一個問題,卡4總能再想另一個問題,兩人就對答個不停。

  火神看這個少女好像對自己的力量著迷了,也許對自己有點意思吧﹖但是這少女雖然可愛,火神郤不能忘了在地球還有一個人在等他,對於卡4的熱情只好鈍鈍的,不著邊際的講一些話。

  只是說一些地球的事,卡4就聽得十分入迷。不多久因為疲累,她竟然就睡著了。火神看她竟然這麼放心,就在自己一個陌生男人身旁睡著了,不禁有點感動,她怎麼這麼天真﹖不過睡著了也好,就拉著還有精神的炎,教他一點火神最善長的火球。

  這夜火神提高警覺,注意著九魔的能量沒有接近,就沈沈的睡去了……

  天亮時,火神被能量的急劇變化嚇醒。醒來一看,卡德他們都不見了,原來是搶著去夜襲,想先除去九魔。火神光顧著注意九魔,自己郤忘了注意那些戰士的能量有沒有移動,竟然讓他們在自己之前先和九魔對上了!

  擔心他們的安危,不過感受到的能量變化讓火神傷心,因為那28人的力量已經快全部消失了。看來只有自己身旁的炎和卡4平安無事。

  火神在一瞬間趕到現場,看見的事更令自己難過,因為比較沒有名氣的23個戰士已經垂死躺在地上,有三魔在那嘲笑著慢慢折磨他們:「逃到這個爛星已經很無聊了,想不到還有人來讓我們殺……又來了一個!這次誰來殺他﹖」

  火神等都不等,抽出火神劍就把一個拿刀的和拿槍的二魔右左兩劍劈死,再收劍看著那個好像很會用火的一魔。

  「你是誰!竟敢殺了丁、戊他們,我丙絕不放過你。」不過丙魔也不過是多說了句遺言,因為火神馬上就發出一顆火球,丙魔雖也發出全身的力身噴火,但火神的火球比丙魔的火更大更強,一下子就把丙魔淹沒。

  「啊!」這時卡4和炎也趕過來,看見這一地的活不了的戰士們更是痛苦。

  「我爸呢﹖」卡4著急的問,火神感受了一下,發現卡德等五人還在奮戰,就說:「你在這等我,我去救他們。」

  找到了卡1和卡3,卡1已經快死了,而卡3還被兩魔抓著玩弄:「能力這麼弱還敢來送死……」

  「你是來救他們的嗎﹖壬,陪他玩玩。」那抓著卡3的一魔不肯放下卡3,叫另一個來對付火神。但這時的火神已經心急如焚,能救一個是一個,一顆火球馬上把壬魔吞沒。

  「你很強是不是,我就是己,我的專長是學別人的力量來對付別人,你會後悔不該在我面前展現你的絕招的,現在就讓你吃吃自己的火球吧,」己魔馬上學火神,手上運了一個和剛才一樣強的火球。

  火神把卡3救過來,罵了聲「白痴!」就自顧自的走了。

  「你回來呀!喂!這火球怎麼飛不出去﹖救命呀……」火神是最善長用能量的,要學他的技巧最少對火的主宰能力要比火神強呀,可惜字宙沒有這種生物。己魔無法操縱自己的火球,被自己的火球燒死。

  找到甲、乙兩魔,那時卡德和義弟卡答已經垂死,因為乙魔的尾巴太鋒利,無堅不摧、而甲魔的甲殼又太硬,無鋒可傷。火神也不想和他們比較物理力量,因為火神本身物理攻擊也不強,反正就是用火燒他們,管他們多強,也挺不住火神的火球猛燒。

  甲、乙兩魔並不耐火,一下就被燒死。

  「用自己的火把你們全部燒死!否則我就殺了她。」一魔又出現,手上抓著卡4。

  火神無奈,用火球打在自己身上。

  「啍!我的兄弟挨了你一記火球就死了,料想你也挨不過,告訴你,我就是時的天干魔,更。我可以停止你們的時間。」更魔本以為火神不行了,郤看見火神已經一瞬間跑到自己面前:「停止之前你就死了。」

  「你怎麼沒事﹖」更魔大驚,但手上的卡4已經被搶走,而自己也無法還擊,瞬間火神馬上在更魔身上使用火球,火球穿過更魔的身體飛向遠方。

  「我是火神,火對我是沒什麼傷害的。」火神感受到應該是辛魔和卡2的兩道能量一齊從這個星球離開,不禁煩了一下。因為距離很遠,而且在場還活著的人要救,可能追不上了。

  「火神!那個火神!我們就是為了你才逃到這個癈星來……那丙也是火,為什麼會……」重傷的更魔已經被隨後趕來的炎殺死,但死前還是聽得見回答:「螢蟲之火怎麼比得上焚天之炎﹖」

  「師父﹖他不是什麼『時之天干魔』﹖為什麼沒有停止你的時間﹖」炎不解。

  「他吹牛的。」停止時間需要大量能量,火神根本不認為更魔可以在瞬間使用,所以快攻結束了更魔。

  不過眼前有一件事更重要,火神看著卡4,卡4已經垂死了,火神只是專司戰鬥的神,沒有恢復生命的能力,只能眼睜睜看著27個戰士死去。

  「對不起……我不能留在原地,可是去找爹時……」卡4沒什麼元氣了。

  「你是火神﹖打敗青龍的火神﹖」卡德雖快死但還很有精神:「對不起,我們太無知了,不自量力白費生命。」

  「你們都沒有帶藥嗎﹖」火神一急,脾氣就很暴燥,尤其是手上的卡4又要死了。

  「藥只能救可以活著的人,我的兒子卡3拜託你了……」卡德開始交待遺言了:「火神……我可不可以有一個請求﹖我死不要緊,我的戰士們可不可以讓他們復活﹖」

  「我只是戰鬥的神,不能干涉生命的事……不過我可以把你們的能量留下來,讓你們的力量能留給子孫。」火神是中國人,很注重傳承的問題,目前自己也只能做到這樣。

  「太好了,這樣就好了。我為我們取個了名字叫『星級戰士』,我希這個名稱能傳下去。」卡答說,卡德也同意。

  「沒問題,你們消失後力量會留在你們自己的面具上,以後的只要戴上你們面具的人就會變成你們的傳人,得到你們力量的守護,至死方休。」火神看見每個戰士都有面具,對能量的保存還是要找媒介,就用面具好了。其實火神用的不止是他們自己的能量,也有火神的能量,所以炎、卡3等人雖沒死,面具郤也能具備同樣效果。

「卡3,把戰士們的面具拿下來,你以後就是星級戰士的傳人了。」火神已經完成能量轉移,看見有些人已經陸續死掉,就叫卡3收好面具。

  「火神!我妹妹……」卡3叫著,火神才想起卡4,急忙低頭,這時卡4笑著說:「我死後希望你能留著我面具,看到時會想起我……」

  「卡3,你認為呢﹖我可以留下一個面具嗎﹖」火神已經認定卡3是傳人,就一切要看他的意思。

  「請依照妹妹的希望。」卡3一邊收面具一邊哭。

  「我一定會把你的面具永遠帶在身邊。」火神回答卡4,卡4說:「太好了……」就死了。

  「火神,請你挑選我面具的傳人。」卡德大喊,也死了。

  「我也……」卡答也死了。

  卡3收好面具,對火神說:「炎請火神帶在身旁,等到學藝完成再來相聚;另外父親和義叔的傳人請火神留意;家妹的面具請火神留存。家姊請火神代為救回,辛魔請火神收拾。」

  「我可不可以有一個請求。」火神被人求煩了。

  「請吩咐。」

  「所有星級戰士的名字可不可以用中國人的名字﹖我的徒兒炎就改名為炎太子如何。」火神一向有宣揚國威的潛在慾望。

  「是!」炎太子回答。

  「遵命。請交待炎……太子,待炎太子回來後為所有星級戰士改名。請火神為我和姊姊命名。」卡3回答。

  「你們的名字是卡德的驕傲,不必改名。我要走了,星級戰士的歷史也開始了。」這是卡3所聽火神講的最後一句話。

  傳說是到這堿陘謘K…

星級戰士的歷史 劍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