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團康冊

 

>>>>> 前言 <<<<<

 你是第位通過密碼八問的英雄

前言:

  感謝盧俊佳對本網頁的貢獻,因為有他丟給我一堆花假的團康資料打字,在痛苦之中,我覺得都為別人做那麼多了,也該為自己做一點,於是把自己的團康資料也打下去,變成這網頁的前身;花假的原稿打完後,不小心拿去團部,居然被學弟妹們分屍,當成珍寶似的珍藏起來……也因此體認到學弟妹對團康資料的迫切需求,決定做一份屬於自己團部的團康資料。

講在開頭前的話:

  一定要先講清楚,我不是因為喜歡團康而會團康的……

  很久很久以前,早在白雪公主被白馬王子娶走的那個年代……是指中古時代,人類還有國王制度的時期嗎﹖沒那麼久以前吧﹖我是說當我才開始在讀故事書,剛知道白雪公主的那個時代啦!

  正常人來說,那好像叫童年;可是我那時也不是童年,因為我的童年定義和別人不一樣,我幼稚的時候都叫童年,好像也持續了好久好久,我一直是一個可憐的書呆子,根本沒有什麼機會去接觸書外世界。

  至於很多人小時候去參加什麼兒童夏令營、長大後去玩一些戰鬥營、臨老了還可以去去康輔研習營,被那些『大哥哥、大姊姊』吸引,或者是與人聯聯誼時,不小心愛上帶團康的風光而喜歡那些活動,那時的我簡直不太敢相信,這個世界還有這麼幸福的事!

  我不知道、我根本沒機會、沒有錢參加救國團的活動,也長得實在沒有人願意跟我聯誼,所以我一直活在童年之中,不知有團康這回事,不知道『團康』是什麼意思,甚至連團康二個字要怎麼寫都不知道。

  一直到國中的畢業旅行,才略略接觸一些領隊兄領隊姊,在那天晚上經歷了生平第一個晚會……但那時我是國三,也算是好班的啦!又是全班前幾名的『好學生』,導師跟得緊緊的,加上超重的課業,根本也沒有心思去玩,更別說崇拜、羡慕、狂愛、嫉妒、廝咬……去喜歡團康這種東西了。

  一直到了高職,無意中我被一張報名表『逼』進了虎嘯童軍團,在這個不是很心甘情願加入的團體之中,我又抱著絕不認輸的信念在死橕,吹噓著「永不放棄的成長」。

  我們班第一名那時也被攻陷了,名字和我列在同一張報名表上,可是他去一次就不去了,我不幸多去了幾次,居然著迷了(如果我也不去,第一名說不定是我,我絕對沒有吹牛,只是在吹山羊)。

  而且發現雖然有各式各樣強大的挫折,居然都操不死我,我不禁想等著看,要面臨了什麼困境我才會退縮,於是吃狗吃的東西、從山上被丟下來、突然領到進步20名獎、天天看著美女走過去……很多事件都一一過去了,沒想到一直等不到。

  在這種情況之下,說我脖子厚命硬也好,說我感覺遲鈍不知死活也好,我就是找不到離開的理由,日子久了,明明想退團又不肯退,來來去去之間,勉強會學會一些東西。

  我比較感興趣的都是比較不花體力的、比較可以令人高興的、比較可以出風頭的……童軍團堥漲釵h少這種東西呀﹖幾年下來會的,當然是千奇百怪的團康了。

  可是說『會』,實在是有點自我膨脹,因為我這種初學者,這個團部之恥的小角色,那有資格會團康﹖其實我只是用我讀書學會的技巧--背書,把所有看過的團康都幾乎『背』了下來。

  一直要到進了晴榕康輔社,居然被一個認錯人的學姊告發出來我是童軍團的,種種誤會下才有機會『學以致用』,強大的記憶庫有了宣洩的管道,把所背的團康都練了一下,才稱得上會團康。

  正如同我在晴榕康輔中的新生資料和組訊中說的,我為什麼要參加康輔社的原因是『心理變態』,而我對參加康輔社的有什麼期許是『安慰心靈的創傷』。

  一個沒有她的學校,參加社團只是期許安慰必定失戀的心靈創傷。

  事實上,我可以說自己喜歡帶活動,可是大家曾經認識有人是因為在別人帶的活動中錯誤百出,老是會被主持人處罰而拒絕再被玩,因而立志當主持人來逃避被處罰、被取笑的嗎﹖

  我就是,所以我根本談不上愛帶活動,我不是真正愛帶活動,只是我不帶活動,只要讓別人當上主持人,我一定又是那個出錯最多的;為了不被人玩,我不得不去帶人活動呀!

  說我喜歡帶活動不如說我心理變態,因為我始終抱定:勿使人玩我,只有我先玩人,為了不被人家玩得死去活來,就算再難玩的情況也要把它玩下去。

  所以我不是那種很正統會把團康當學問,從頭到尾學一遍的人類;因為我不完全學過團康,所以我不會講究團康要如何才能叫團康,我也不確定我的團康是不是團康。

  我只想把我會的一些我認為是團康的東西,寫出來與大家討論一下,大家可以參考、可以批評,但千萬不必當成聖旨、金科玉律,因為這些不過是我的經驗,或許也沒什麼了不起的。

  當然你也可以把這些東西當成垃圾,不過最好是不要讓我知道,要不然我有本事把你變得比它還要垃圾,我雖然不看好我的內容會比垃圾好,但掩飾是每個人必備的技能,不會的人就該死。

  回想我的過去,還算沒有白活,在虎嘯童軍團中混了四年(你留級呀!不,我連重考那年也算進去了),一些技能也多少有涉獵,但還是團康『背』得最多,又因為常常參加團慶、社慶,大小活動算下來,各式晚會就近百次,活動是不計其數(說是這樣說啦,那百次你舉得出來嗎﹖我試看看……)。

  當然,我也開始參加救國團的活動,但是我第一次參加營隊就是當服務員,從此才知世上有救國團,夏令營原來是給人參加的,而服務員就是要給人玩的。

  我辦活動,參加活動,執行長、生活長、活動長、安全長、垃圾長……當過太多職務,看過不少東西,我認為我有點滴的能力可以與大家分享這些經驗。

  看我的團康,你不必專心致力,你也不必太過認真,因為我寫的時候也不太認真……不是,應該說我的團康並不是一定的真理,你可以隨便看看,但我發誓,我絕不是隨便寫寫的。

  這堶悸漱漁e雖然不少,但我希望它只是一把鑰匙,一把開啟你潛能的鑰匙,因為你所擁有的,將比這多更多。

 

丁丑年、國曆8月15日上午11:00、代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