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夢三秋

 

第二年

  雖然我和淑華分班了,但最少我每天都可以聽到她的聲音……

  怎麼辦到的?不要問我怎麼辦到的,應該問淑華怎麼辦到的,因為她的聲音甜美,所以被老師看上了,去當廣播小姐。

  所以三不五時就可以聽到她在廣播,總算可以解解相思之苦了。

  而且我在四班,她在一班,她們班是我上下樓必經之路;這樣講可能不是很清楚,我明說好了:樓梯有二個,一個在一班,一個在六班,你們就應該知道了,我從來沒有走過六班那個樓梯。

  所以我現在還不知道五六班長什麼樣子,要不是五班導師來我們班監過考,我還不認得咧!

  不過因為五班和我們是兄弟班,有時會一起讀書;六班和我們是樂隊班,常常一起出隊--雖然不曾走到他們班上,我還是被一群無賴認識了。

  我們班男生反而和我比較生疏--這不是他們的錯,是她們的錯。

  因為班上其他男生都很帥,和我在一起會降低女生對他們的仰慕……

  一開始大家都不熟時,當然沒什麼好說的,帥哥美女人人愛,帥得很明顯的就會被人天天拿著相片暗戀,而我的相片都是被釘在廁所……

  家長會時,有一個家長就抱怨自己的女兒都不看書,抽屜藏著某位男同學的相片,天天拿出來看……我也很吃醋,因為那是惟一誇過我有才藝的女同學,結果沒想到芳心早就跟別人跑了……

  我還能當學藝呢!因為大家都覺得我的內在實在太好了(因為沒有外在)。

  不過叫我去認識新朋友比較難,所以我跟國一同班的走得比較近。

  和我分到同一班只有二個女生,而且她們名次都比我高,所以她們就很倒霉,天天要被我騷擾。

  有問題時,我當然是拿去問她們,不過因為一個美,一個騷,所以我在選擇時,就會自動往美的那個走過去……

  雯子,長得還算漂亮,雖然和淑華比起來簡直就像非洲來的,但她教人很有耐心,從來就沒有嫌過我,所以變成我最喜歡詢問的對象。

  直到有個轉學生鶴婷轉進來,我才發現我誤會了雯子--鶴婷才能算是黑美人嘛,雯子頂多只能算是深黃美人……

  胡狸,長得算妖艷,但看起沒有雯子美,個性也有點差--不是我故意說她壞話,而是她教我時會罵人啊!讓我不敢再去問她,因此她不是很愛理我(我也不愛理她),所以雖然曾經同班過,但幾乎是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我敢開口的就二個女生,還只有一個肯理我,本來以為和女同學們都不合,可能還是要鐘情淑華了,但我沒想到,有次我背著重重的書包走出校門時,雯子居然把我的書包拉下來!

  我很訝異的看著雯子,她居然是一臉俏皮的樣子--原來她是開玩笑?我們有那麼熟了嗎?

  雯子:「開個玩笑嘛,生氣了嗎?」

  「……」

  雯子:「不服氣你拉拉看我的書包啊?」

  在我的想法中,我認為我不會跟不熟的人開玩笑,所以我才不敢拉雯子的書包呢!

  但雯子居然敢!雯子勇於和我開玩笑,應該是覺得和我很熟了,我不會生她的氣,才可以開玩笑了。

  雯子居然把我當熟人,真是讓我受寵若驚。

  為了報答她,我一定要把她作弄回來!

  所以有空我就盯著她,看能不能把她書包也拉下來一次。

  或許是因為盯著看雯子太多次了,後來有很八卦的男同學,居然說我在暗戀雯子!

  有沒有搞錯啊,要暗戀也是暗戀淑華,我為什麼要暗戀雯子?是雯子暗戀我好不好?我看那男生根本就喜歡雯子……

  不過雯子真的是全班我最熟的女孩子了,有時我在回想,當初是不是太迷戀淑華了,幾乎算是忽略了雯子。

  第一次月考,我考了四十名,我自己都嚇了一跳!

  沒想到我居然退步那麼多?但一想到自己是到好班來了,大家水準都很高,所以不能像以前考那麼好是正常的,所以我就原諒自己了。

  結果沒想到導師居然不原諒我,找我去講話。

  「你知道自己考了四十名嗎?」

  「是啊,我還不夠努力……」

  「你也不必太努力了,我會想辦法把你調回後段班的。」

  「啊!為什麼?」

  「對你來說,這可能盡力了,畢竟你本來就沒有資格到四班來,是因為你導師極力保障,你才能進來,要不然你頂多到五班。」

  「可是我四十名,後面還有十個人啊!」

  「那是他們失手……」

  豈有此理!他們可以失手,我就是沒資格?

  導師的大小眼我算是第一次見識到了,老實說我滿討厭這個人的,雖然她長得很年輕,還算有點耐看,但她教的是我的死敵英文!

  這位英文導師甚至還有另一項德政:「座位照名次坐。」

  看到這麼多人坐在我前面,我雖然知道他們實力都很堅強,但很抱歉,你們沒有被英文導師這樣激勵!

  第二次月考我就考了第十五名,英文導師十分訝異,還特地找我去盤問我有沒有作弊?

  有沒有搞錯啊!你怎麼不去質疑別人啊?咦……沒有人進步那麼多的?

  第三次月考我就考了第十名,這次英文導師很認真的監考我了,確定我沒有作弊。

  所以在二年級下學期時,我如願坐到第二排去。

  雯子就坐我後面,而胡狸已經到很後面去了。

  我當然也想認識幾個功課好的,所以我和第九名的蘇小妹聊起來了。

  蘇小妹長得很甜美,講話也很有氣質,所以我對她的印象很好。

  因為她讓我想起蘇軾的妹妹,所以我就叫她蘇小妹,同時也喜歡三不五時和她問問功課。

  不過這時,郤傳出了我變心的消息……

  拜託,我和雯子根本沒什麼好不好?我就算認識了一個蘇小妹,那又怎麼樣?

  不過女生們郤因此很討厭我,話傳得越來越難聽,雯子變得不太理我,連蘇小妹也不敢和我講話了。

  後來有一個女生在班會公開罵我,我才知道,她們嫌我頭皮屑太多,叫我『雪花男』。

  沒辦法,我每天讀書,那有時間洗澡啊!

  更何況我用腦過度,當然會有頭皮屑啊!國生男生又規定要平頭,根本就沒有頭髮可以藏頭皮屑。

  我本來就不是受女生喜歡的帥男,沒有形象對我來說已經是事實了,於是我根本不想理會,照樣維持我極差的衛生習慣,頭上的頭皮屑越來越多,女生也越來越不敢靠近我……

  托福,我二段幾乎想要背叛淑華的戀情,雯子和蘇小妹,因為這樣還沒開始就結束了。

  我也考上了第一名。

  就我看來,班上同學簡直是在猛混,他們明明有考得更好的實力,郤不認真的讀書,整天嫌我有雪花,女生只知道天天暗戀男生,男生只會耍帥吸引女生,才會被我追上。

  但是老師就不這樣想,英文導師馬上把我變成愛徒,對我細心的教導,如果有人說我壞話,她是死都不承認--畢竟我是第一名,所以什麼雪花的,她覺得不是那麼重要。

  真是個名次的世界,現在我不但坐在第一排第一位了,也沒有人會說我沒有資格留在這個班上,更沒有人敢懷疑我作弊。

  只不過,班上同學都避開我,我第一名又有什麼意義呢?

  班上同學真是混夠了,居然開始集體作弊了,我不應合他們,只是讓他們和我更疏遠。

  不是我自命清高啊,我真是不擅長作弊啊!

  誰會聽我解釋呢?所以只要是我們班的,男生為了形象不理我,女生為了頭皮屑不敢接近我。

  我可以找雯子,她是不會在乎的,但她怕人家說閒話,所以總是和我有隔閤的樣子。

  其他女生別說了,簡直想拿DDT收了我,當我聽到連蘇小妹也在評論我的屁會凝結成黃色固體時,我也知道我在這個班上已經沒有形象了。

  我惟一的寄託,只有一班的淑華,她總是靜靜坐在那堙A我也不需要和她說什麼,只要遠遠看她一眼,我就滿足了。

  這一切的均衡,在小如來到之後,全部改變了!